“自我隔离”的异乡人:坚信都会好起来
来源:“自我隔离”的异乡人:坚信都会好起来发稿时间:2020-03-27 15:37:09


美浓轮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日本没有小区居委会,政府虽然呼吁“居家隔离”,可没人帮忙做后勤工作,就意味着无法“彻底隔离”。

阿红告诉民警,自己这两年跟丈夫感情不好,多次提出离婚,但老公死活不答应。3月25日,她离开家前往小长安镇朋友家居住。

当天中午,民警经过走访调查,在罗城小长安镇找到了阿红。让民警诧异的是,阿红此时正悠闲地站在路边,没有丝毫被绑架过的迹象。

然而,美浓轮泰史还是低估了“隔离期间不要外出”这项规定执行起来的严格程度,他万万没想到“14日居家隔离”意味着“不能踏出家门半步”。当时家里并未储备太多物资,隔离的第二天,美浓轮戴好口罩,火速去小区里的便利店采购一些生活用品。虽然没在外面停留太长时间,他还是“被发现了”。居委会上门对其批评教育,要求“务必遵守纪律”。

其间,她突发奇想,虚构身份冒充“绑匪”加老公微信并交谈,谎称自己被绑架,企图以此激怒老公,达到离婚的目的。

美浓轮随后乘坐专用大巴来到国展中心,再次接受健康检测,留下住所、联系方式、来京目的等信息。随后美浓轮打出租车返回位于通州区的家,还有一位身着防护服的检疫人员同行。

正在派出所焦急等待的覃绿看到阿红进来,连忙起身迎接。阿红却不予理睬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:“我要离婚。”

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酒店练习中文台词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期间练功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3月26日中午,一名中年男子跑到罗城城关派出所报警,称他妻子被绑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