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宣布“休舱”
来源: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宣布“休舱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4 10:10:39


△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·艾尔沃德

事实上,尊重生命正是中国在短短两个月有力控制住疫情的关键所在。面对疫情,中国最高领导人始终强调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。中国在短时间内取得“了不起”的疫情防控成就,都是因为紧紧围绕救治生命这一主题。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·艾尔沃德在考察中国疫情防控后所感叹的:“有什么就用什么,能怎样去拯救生命就怎样去拯救生命。中国的方法被事实证明是成功的。”

2020年4月4日0-24时,山西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(太原市报告英国输入确诊病例1例)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5例。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,现有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。

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,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。

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,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。“在11月中旬,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,身体疼痛、精疲力尽、干咳、发烧,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。”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,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另一名网友回复她:“您,我以及看起来数以千计的人都有这种经历。我的医生证实了一种奇怪的呼吸道病毒,这种病毒很难消灭,在去年秋天持续了2-3个星期,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,不是流感。”不过,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:“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”,Peter Antevy表示,也有这种可能性。杨占秋认为,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,但值得注意的是,“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‘比流感更糟’。”

杨占秋认为,Peter Antevy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,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,而不能肉眼判断。不过,对于留言者“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”的说法,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,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“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”,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,“就好像一条长矛,只配特定的一面盾。” 根据Peter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,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.8%,特异性达到98.7%。

谎言就是谎言,必将被戳穿。在1日举行的发布会上,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·瑞安反驳了针对中国数据“不透明”的无端指责。美国媒体监督组织FAIR日前发文,援引世卫组织专家团队以及多家科学杂志的论文指出,“中国伪造数据”一说纯属阴谋论。它还告诫说,媒体应引用卫生专家的话来为公众服务,而非套用政客言论。《华盛顿邮报》日前发表社论,抨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是“美国历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”。文章指出,在新型冠状病毒问题上,蓬佩奥一直陷入毫无意义的对中国的攻击中,这几乎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效果。

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?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,“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。”杨占秋告诉记者,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,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,“所以,从学术研究角度,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”

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683人(含境外输入病例密切接触者),当日解除医学观察37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52人。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】当地时间3日,一位名叫Peter Antevy的美国儿科医生在推特上表示,自己在今年一月份的第一周曾病的很重,“症状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”,而刚刚进行的新冠病毒抗体的检测显示他有“曾经感染的迹象”,该条推特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,很多人均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或更早时间出现过同样症状,而美国方面首个确诊病例是在1月21日公布的。4日,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,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

令人愤慨的是,部分无良的西方政客和媒体为了牟取私利,基于意识形态偏见,刻意忽视中国及时发出的提醒与通报,借疫情对中国进行攻击抹黑。当中国1月底暂时关闭武汉对外通道时,西方政客与媒体热衷于炒作人权话题,却对中国分享的疫情信息反应冷淡,白白浪费了中国人奉献牺牲抢来的时间;当欧洲国家采取与中国相似的防控手段时,《纽约时报》公然采取“双标”,成为全球笑柄。更恶劣的是,当全球疫情多点暴发之时,西方部分政客为遮掩自己的治理无能,不断“甩锅”中国。